2345彩票网 > 株洲在线 >

没处扔没人收废旧家具“无家可归”(图

  想卖废品店不收,想丢又不知该往哪里扔……记者近日走访长沙部分社区发现,随着换房和重新装修的家庭越来越多,沙发、柜子等大件废旧家具难处理已成为困扰不少市民的问题。由于利润微薄,相当一部分老式旧家具被二手回收店拒之门外成为老百姓家中的“鸡肋”,无奈之下,这些旧家具被当成垃圾随处丢弃,不但对环境造成巨大污染,也对资源造成极大浪费。记者 杨田风 实习生 刘倩 肖奇艳

  家住长沙市梓园路活力社区的曾先生家里近期准备重新装修,但旧家具如何处理却让他犯了难,“光大件就有两个老式衣柜,还有一张旧沙发,本来想当废品卖,没想到白送人家都不愿来拉。想直接丢到小区,又担心妨碍居民正常活动,环卫工人和物业也会有意见。”

  在广福园小区,记者就发现有楼栋端头放着破旧的沙发和旧门窗等。小区居民王女士告诉记者,这两三年经常会看到被居民替换下来的旧沙发、床垫、门窗以及缺胳膊少腿的桌椅,有的被丢弃在楼道口,有的放在楼栋前坪、有的被扔在垃圾箱旁边,不仅影响了小区内的环境卫生,也侵占了小区内本身就不大的空间。

  广福园小区物业公司告诉记者,很多废旧家具都是被分次随意丢弃在小区,零散处理很麻烦,物业只能集中后再定期安排搬家公司一次性运送到大型垃圾站。

  长沙黑石渡社区主任张颖也表示,社区已经多次雇车拖走废旧家具,但过一段时间,很多楼院里又会出现,雇人雇车有一定费用,对社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在开福寺路社区管理中心,管理员告诉记者,社区规定了禁止在社区内随意放置旧家具,但还是有很多居民趁晚上偷偷将家具丢弃,根本找不到责任人。社区不得不拿出一部分管理费用在废旧家具清运上,“拿开福寺路群芳园小区来说,因为大多数住户都是租客,家具弃置现象较多,至少每个月就要清运一整车送往垃圾站。”

  废旧家具,为什么废品回收人员不愿意要呢?真的没有任何回收价值了吗?今年52岁的刘师傅经常在长沙福城路一带收废品,报纸、瓶子、电器,只要是他的业务范围,刘师傅总是热情上门去收,但碰见要卖旧家具的居民,他就会拒绝。“一个纯木质的旧衣柜,也就卖个几十块钱,如果是人造板类的材料,价格还会更低,根本不值得去收。”

  长沙竹山园一家废品回收店老板明确告诉记者,废品回收都是不回收旧家具的,一是因为没有货物存放的空间,此外,没有木料回收企业来回收,废品站也没有木料加工企业的资源,根本没有形成废旧家具的回收链条。

  从事回收拆解行业的龙世清说,旧货市场经营户、废品回收站多数都是个人经营,规模和条件都比较有限,而在拆解、分类的问题上,由于利润很低,因此在这一环节上缺乏动力,“旧物‘再利用’看上去很‘美’,家具分类和拆解也似乎不难,但是所需的资金、人手、货源、产能、场地对于普通的经营户来说是无法企及的。”同时,他指出,在木质家具中,目前全国范围内可能有70%是用纤维板、刨花板、细木工板等人造板做的,它们作为二手家具能被再利用,但在被解体后就没有太多回收利用价值了。

  在华夏路200号,记者找到了一家少见的二手家具回收店,里面堆满了沙发、电视柜、床、书桌等旧家具。老板汤先生从事这一行已有8年,他告诉记者,居民淘汰的家具能回收再卖出去的比较少,所以就算居民要卖废旧家具,他必须先仔细询问家具类型和成色,并上门查看,再确定是否回收及回收价格,“买旧家具的主要是出租房房主或发展初期的企业,但太旧太过时的家具即使再便宜也没人买。”汤先生告诉记者,旧家具的回收价格很低,都是以百十元计,主要因为家具体积大,收购既耗人力又搭运费,成本太高。

  在“百度知道”就有人提问如何处理废旧家具,获得“最佳回答”的网友建议,要处理掉的旧家具,不妨在58同城、赶集网、百姓网等发帖售卖,可以在上面免费发布信息,不要忘了写上自己的联系方式,最好把要卖的旧家具拍一个实物图片上传在里面,“让有需要者自己找上门来与你联系。 ”

  记者采访发现,在58同城、赶集网等网站平台上,早有废旧家具的转让、出售区域,沙发、床、桌椅、货柜等二手家具应有尽有,甚至还有全新的,价格很是低廉,如有个餐厅置换的旧桌椅一套15元,6套60元。其中,有很多是即将装修房子的年轻人,提前把旧家具拍照、传上网,然后等待买家。家住芭茅洲巷的易小姐告诉记者,前阵子就在赶集网上转手了一个书桌,买家自己上门取货,虽说价格不高,但总比丢弃好。

  在不少人看来,废旧家具的回收再利用,无疑是一件好事。“无论从节约,还是环保等多个方面,废旧家具的回收都应该大力提倡,既有经济效益,也有社会效益。”长沙黑石渡社区书记杨知音认为。

  但仅靠市场调节似乎不够。“无论是家具回收拆解企业,还是回收站,都感到无利可图,不愿意做,废旧家具的回收就遇到了困难。”省资源再生回收利用协会副秘书长贺晶指出,目前,长沙家具回收市场处于游击队的状态,缺乏专业的回收分类体系,市场研究和推进都相对薄弱,国内也没有完全形成成熟、可推广的旧家具处理体系,市场也就一直在观望中。

  贺晶还是湘合作再生资源发展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,他向记者透露,2013年公司曾计划在望城打造一个用地150亩的废旧家具回收大市场,连可行性报告都做好了,最后不了了之,“土地价格太贵,没有相关政策支持,总投入成本还是太大,感觉难以支撑整个市场的运营。”贺晶表示,建立一个完善、可行的旧家具回收体系,培育旧家具回收再利用产业链已是当务之急,他建议政府成立专门的引导小组,整合全省资源来进行市场引导,并形成二手家具交易市场,同时,加强电子信息化平台的建设。

  “对于废旧家具产品的回收利用,政府应该当作一项公益事业”,龙世清表示,回收家具确实利润颇微,但如果政府层面能给予家具回收一定的补贴,使相关企业不亏本,我相信,还是会有企业愿意去做这件事的。

  今年以来,北京率先推出了家具以旧换新试点工作。“居然之家”更是在北六环建起一个规模近万平方米的旧家具回收处理中心,由专人负责旧家具的拆解和打包。工人们将不可重复利用的板式家具、沙发、床垫等,拆卸分解为板材、金属、玻璃、布艺和危废品五大类,并分门别类入库存放。然后整理后将各种材料交给专业公司进行处理,比如板材粉碎后可作为地板或其他材料的原料;金属回炉后可重新冶炼;玻璃重新回炉后可制成再生玻璃制品;布艺、海绵等可用于生产各种再生用品。

  从今年8月1日起,深圳出台了生活垃圾分类和减量管理办法,其中提出,将建立辖区废旧家具收运系统,统一收集废旧家具,同时积极探索推进废旧家具的资源化利用。

  青岛部分回收资源再利用企业为了尽可能接触到普通居民家,最大限度地回收废旧物资,尝试在市区内每2公里范围内的居民区里投资建设回收亭。这些回收亭不仅可以回收家具家电,还可以回收电池、灯管、纸等各种物资,通过集中收集、统一运输、集中拆解再利用,减少废旧物资对环境的污染。